分类:一定发娱乐官方客户端

史上最激烈全明星赛背后,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位新赛制的创造者

史上最激烈全明星赛背后,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位新赛制的创造者

这是徐小侠的

第436 篇原 创 文 章

这种不计时间而是设置目标分数以赢得比赛的赛制,被称为“Elam Ending”——以其创造者、波尔州立大学教授尼克·伊拉姆(Nick Elam)的名字命名。

第四节不再计时,先得到24分的球队赢得比赛。新赛制造成的结果是观众开始为比赛倒数:还剩13分,9分,5分,3分,谁投进谁赢——新赛制拯救了日渐鸡肋的NBA全明星正赛,世界上水平最高的10名篮球运动员将全明星赛打出总决赛的激烈程度——

数据可以证明这一点:

2020年全明星正赛第四节的犯规次数是21次,前三节加起来只有14次;

最后一节共罚球26次,前三节加起来13次;

最后一节两队的命中率是36%,前三节是56%。

这种不计时间而是设置目标分数以赢得比赛的赛制,被称为“Elam Ending”——以其创造者、波尔州立大学教授尼克·伊拉姆(Nick Elam)的名字命名。

▲尼克·伊拉姆和克里斯·保罗

乍看有些复杂,实际上Elam Ending很简单:比赛大部分时间按常规计时进行,在结束前的某个时间点开始设置一个目标分数,先拿到目标分数的球队赢得比赛。

这种模式已经在美国一个叫The Basketball Tournament(以下简称“TBT”)的赛事中运行,与本届全明星正赛不同的是,TBT实行的规则是从比赛最后4分钟第一次死球开始,设置目标分数为当时场上最高分多出8分,谁总比分达到或超过这个分数,谁赢得比赛。

新赛制最大的改变,在TBT创始人乔纳森·穆加看来,几乎是改变了篮球比赛:球队打球不是为了赢,而是为了不输。

乔纳森说,原来比赛最后时刻,要么是早早失去了悬念,要么落后一方会故意犯规让对手罚球,以获得进攻时间。对球迷来说,这种结束比赛的方式太过沮丧,如今新赛制下,比赛中投丢球和投进球一样刺激,“我经历过一个球队有8次机会杀死比赛,每一次尝试都会让球迷屏住呼吸。”

在全明星正赛前一天接受The Athletic采访时,乔纳森说他认为这种赛制将会深入所有篮球比赛,“但我不知道会以多快的速度普及”。

显然全明星正赛成了推广新赛制最好的舞台,比赛最后时刻,我们看到了世界上最好的十名运动员全倾全力防守,看到了字母哥封盖詹姆斯,为詹姆斯本可以杀死比赛的超远三分弹框而出而惋惜,在安东尼·戴维斯罚丢第一个罚球后,篮球迷们从未因为一个罚球而如此紧张。

Elam Ending如何而来?故事要从13年前说起。

现年37岁的尼克·伊拉姆,是波尔州立大学教授,mensa俱乐部会员。13年前他就读于代顿大学时,和同学聚在一起看NCAA疯狂三月的比赛,但最后时刻不断的犯规让比赛失去激情。

伊拉姆厌倦了篮球比赛最后几分钟的故意犯规战术,通常这让比赛变成漫长、沉闷的苦战,很少最后能变成惊心动魄的局面。

“我认为这是现在篮球比赛一个根本性的缺陷,是蓄意违反游戏规则的唯一手段。这是一种无聊的打法。”

这种钻空子背后的原因是利用犯规来让计时器停止,既然如此,伊拉姆想出了有一个办法——在比赛的最后时刻关掉计时器,设置一个目标分数来赢得比赛。

这就消除了利用犯规来拖延时间的优势,从而要求球队用顽强的防守和高效的进攻来反败为胜,而不是无数的犯规和罚球失误。

有了最初的想法后,伊拉姆在2007年春夏两季研究了近3000场大学、NBA和奥运会的比赛录像来分析故意犯规策略。2007年8月,研究的成果汇聚成一本书:《篮球比赛计时器该关掉了(Time’s Up for Basketball’s Game Clock)》。

伊拉姆将自己的想法用写信和邮件的方式,发给了他所能想到的篮球界和传媒界的每一个人,但没有人对采纳他的想法感兴趣。

“这是一个历时10年的坚持不懈的过程,我想尽一切办法来阐述为什么这是必要的,以及它将如何修正目前篮球比赛中的问题,并开辟令人兴奋的可能性。”伊拉姆说。

2016年,伊拉姆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发给了TBT赛事的电子邮箱,TBT是一项每年奖金高达200万美元的街头篮球赛事,在ESPN直播。

“我们这个邮箱会收到许多邮件,但这一封与众不同,这是一个67页的PPT。”TBT创始人乔纳森说,“它最初引人注目,是因为它的标点和文笔都非常严谨,之后我们很快发现PPT里的内容更多的优点。”

TBT某种意义上可以比喻成一个互联网新贵,他们依赖用户,对粉丝体验很敏感,因此乔纳森同样担心比赛最后时刻会变得无聊,让球迷厌倦,“所以这是实验的最佳时机,尼克的想法刚好匹配我们的需求。”

乔纳森说,他用一个问题就说服自己采纳新赛制——如果篮球的发明者奈史密斯在19世纪90年代创造篮球时就采用了比赛最后时刻不计时、设置目标分数的打法,而今天有人想改为添加计时器,球迷会有什么反应?

“球迷肯定会闹事,并对这样的结局感到恶心。”乔纳森说,“我坚信新赛制是篮球的未来。”

TBT从2017年开始采取新赛制,乔纳森说,他认为新赛制带来了17%收视率的提升,“我认为那是因为正在看我们比赛的球迷,都会在最后时刻发短信告诉朋友,告诉他们赶紧看我们这个即将结束的有趣比赛。”

2017年TBT的前几场比赛,新赛制还没引起大规模的讨论,只是无聊的故意犯规消失了,直到第五场比赛,结果是绝杀结束。这就是Elam Ending最刺激的地方,当比赛最后时刻双方比分差距在3分以内时,双方每一个进球都可能改变比赛的结局,无论投丢还是投进,球迷都将为之疯狂——就像今年的全明星正赛。

有一个NBA球员很快成为了Elam Ending的粉丝——现效力于俄克拉荷马雷霆队的克里斯·保罗,现任球员工会主席。2019年,保罗首次尝试在TBT中执教一支球队。

去年夏天,保罗将Elam Ending赛制推荐给了NBA总裁亚当·肖华,竞赛委员会很快讨论了在全明星正赛中引入这种赛制的想法。

今年1月23日,伊拉姆接到了NBA的电话,通知他联盟将在全明星正赛中使用他的概念的变通模式,“接到电话后,我的脑子里开始想象比赛会以什么方式结束,是勒布朗·詹姆斯扣篮,还是詹姆斯·哈登三分绝杀?”

伊拉姆说,他还听说许多博彩网站设置竞猜谁投进最后一球杀死比赛,“这将成为所有体育赛事中最受欢迎的项目之一。”

乔纳森说他认为新赛制会很快在全世界传播开来,但不知道会以多快的速度;伊拉姆则说,第一次采用新赛制的全明星正赛,最后时刻未必会出现最紧张刺激的一球决胜的时刻。

他们都猜错了,当字母哥全力防守詹姆斯,当保罗为了全明星正赛的一个判罚而冲裁判怒吼,当比分一直紧咬,当全世界为安东尼·戴维斯的罚球而屏住呼吸,世界上最好的篮球运动员们成为了新赛制最好的广告。

达拉斯独行侠老板马克·库班也是新赛制的拥趸之一,他表示很高兴全明星赛尝试了这一赛制,接下来我们应该在G联赛或者NBA季前赛中继续尝试。

史上最激烈全明星赛背后,我们应该感谢新赛制的设计者尼克·伊拉姆。他原本准备好全明星期间上NBA TV上讲述自己的理念,但联盟在新赛制推广时并未提及他的名字。TBT联盟则相反,比赛用球上都印有伊拉姆的签名,同时写着“比赛应该以一记投进的球结束”。

伊拉姆说,他感谢TBT所做的一切来承认他,也是他们将这种赛制称为Elam Ending并广为传播,“我曾担心我倾注心血创造的东西,会有别人来了,然后带走,把我留在尘土里。现在,我的名字和这个概念联系在一起了。”

至于NBA?

“NBA在幕后认可我,这很好。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公开承认我是这个概念的创始人。”

图片来源网络

文章reference:

1.TheAthletic:‘It’s the future of basketball’: How the ‘Elam Ending’ was born and why the NBA is adopting it for the All-Star Game

2.TheAthletic:About that ‘Elam Ending’: A Q&A with its creator, Nick Elam, about strategy and gameplay